捷信消费贷款业务2021年在中国收入“腰斩式”下跌:集团高管

  作为国内曾经的消费金融巨头,捷信消金的2021年业绩一直未披露,但从其母公司的财报中或可看出端倪。据捷信集团母公司PPF公布的2021年财报显示,捷信集团消费贷款业务在中国区总营收为11.48亿欧元(约79.7亿元人民币),较2020年同期的26.53亿欧元((约184.1亿元人民币))同比大降56.7%;利息净收入总额为7.06亿欧元(约49亿元),较2020年的16.82亿欧元(约116.7亿元)同比大降58%。据金融虎网观察,从整体来看,中国区收入占捷信集团2021年148亿元总营收的53%。

  关于捷信消金正寻求新股东一事,捷克投资集团PPF执行长Jiri Smejc在今年6月29日证实,该集团计划剥离其在中国一度是旗舰的消费贷款业务,并将收购重点放在欧洲。他当时曾表示,该合作伙伴将获得多数股权,将在未来6个月观察这方面的进展。

  另一方面,金融虎网注意到,从8月份起,捷信消费金融的产品年化利率已全部降至24%以下。一份地方法院于今年6月20日公示的捷信消金与借款人合同纠纷的民事判决书曾指出:“作为经营金融贷款业务的企业,承担着维护金融秩序安全的责任和义务,应当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履行减费让利的金融政策,其请求的利息、罚息等总额不应超过国家对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中关于利率保护的上限。

  据了解,捷信集团消费贷款业务的主要运营地理区域包括:中国、俄罗斯联邦、哈萨克斯坦、越南、印度、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捷克和斯洛伐克。根据国家的收入划分为四个地理集群,包括:中国、独联体、东南亚、中东欧。

  到2021年底,捷信集团在所有市场为近1400万活跃客户提供服务。2021年,捷信市场受到全球COVID-19大流行的严重影响。捷信表示,作为回应,公司加快了数字化战略的推出,数字化转型的比例达到80%,这包括更深层次的整合手机APP,捷信的应用程序注册人数超过1亿全球用户。2021年,数字化还为通过削减成本大幅降低成本打开了大门,提供销售指导占54%。

  整体来看,2021年,捷信集团营业收入为21.35亿欧元(约148亿元),较2020年的31.99亿欧元同比下降33%,中国区收入占比达53%;净亏损3.03亿欧元(约21亿元人民币),2020年净亏损为5.84亿欧元。截至年末,捷信集团总资产为162.62亿欧元,较2020年的185.18亿欧元同比下降12%。PPF集团拥有捷信集团91.12%股份。

  从收入规模来看,中国区仍是捷信集团消费贷款业务占比最大的地区。2021年,独联体总营收为7.92亿欧元,东南亚收入为8.27亿欧元,中欧和东欧收入为2.51亿欧元。包括中国区在内,捷信集团2021年消费贷款业务全年净亏损为3.09亿欧元(约21.45亿元),而2020年同期亏损为5.77亿欧元(约40亿元)。

  PPF年报披露,捷信集团消费金融业务的运营主体主要包括捷信消费金融有限公司、深圳捷信信驰咨询有限公司、深圳捷信一号咨询有限公司、广东捷信二号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等。不过,2021年08月20日,广东捷信二号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因决议解散,已进行注销备案,由捷信金融亚洲有限公司进行清算。

  不难看出,捷信在中国的消费贷款业务营收和利息收入均已呈现“腰斩式”下跌。包括中国区在内,捷信消费贷款业务在去年上半年净亏损为1.82亿欧元(约12.6亿元)。

  金融虎网注意到,在2021年上半年,捷信集团消费贷款业务在中国区总营收为7.29亿欧元(约50.6亿元),较2020年同期的16.05亿欧元(约111.4亿元)同比下降55%;利息净收入总额为4.61亿欧元(约32亿元),较2020年同期的10.3亿欧元(约71.5亿元)同比下降55%。

  2019年时,捷信集团曾计划赴港交所IPO,但后又取消。2019年时,捷信消费金融总资产曾突破千亿大关,高达1045.36亿元,一度成为业内唯一一家资产规模超千亿的消金公司。但在此后,其营收净利开始出现下滑,2020年更是遭遇业绩暴跌,遭遇低谷。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捷信消金营业收入降至170.38亿元同比降8%,净利润为11.40亿元同比下滑18.34%。2020年末,其总资产由2019年的1045.36亿元降至652.07亿元,同比缩水37.62%。2020年,捷信消费金融实现营业收入112.06亿元,同比大降34.23%,净利润降至1.36亿元,同比剧降88.07%,呈断崖式下滑。同时资产质量下行,逾期贷款占比21.87%,不良贷款率2.80%。贷款方面,2020年末捷信消金发放贷款576.32亿元,大幅下滑37.26%。

  需要指出的是,据媒体去年6月报道,捷信消金总经理翁德雷·弗里德里奇 (Ondrej Frydrych)透露,2021年1至5月,捷信消金业绩情况良好,盈利已超上年全年,同时资本渗透率、不良贷款指标也有所改善。不仅总体成本大幅削减,成本结构也在不断优化:可变成本从31%上升到41%。

  去年3月,捷信集团也曾预计2021年将再次盈利。第二季度时,捷信集团录得净利润3500万欧元,而上半年净亏损6.19亿欧元。

  据金融虎网观察,PPF年报中并未单独披露捷信消费金融业务在中国地区的净利润,但从捷信集团全年约21亿元的净亏损数据来看,恐怕其全年在中国的盈利水平也不容乐观。

  2021年5月,联合资信突然发布公告,将捷信消金主体及“19捷信消费金融债01”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报告当时称,捷信消金2020年经营业绩表现暴露出其业务处在转型期,受业务策略和外部环境双重影响存在业务规模收缩趋势较明显、高管稳定性呈现一定波动、资产质量下行压力较大、盈利水平承压、未来经营发展趋势尚不明朗等问题,以上因素可能会对公司未来业务发展、风险管理、盈利能力、流动性与融资环境等方面产生影响。联合资信还认为,其母公司捷信集团大幅亏损及实控人离世等情况,或将一定程度上影响母公司对捷信消费金融的支持力度。捷信消金当时认为,其公司组织管理架构、经营策略及未来战略发展等方面未产生重大影响。

  据业内披露,此前,捷信消费金融放贷的年利率在36%左右。金融虎网注意到,今年6月,据一位借款人与捷信消金的借款合同纠纷判决书显示,当地审理法院曾指出,作为经营金融贷款业务的企业,承担着维护金融秩序安全的责任和义务,应当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履行减费让利的金融政策,其请求的利息、罚息等总额不应超过国家对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中关于利率保护的上限。这份判决还显示,这名借款人从2019年2月13日起至2020年8月19日的利息、罚息,以所欠借款本金为基数,按照月利率2%计算;从2020年8月20日起至涉案债务清偿完毕之日为止的利息、罚息,以所欠借款本金为基数,按照起诉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计算。

  不过,根据其最新公布的消费贷利率表显示,自8月1日起,其贷款项目本金在500-25000元的分3期,日贷利率为0.065%,年贷款利率(单利)已降至23.4%。今年3月25日起,其乐易购商品贷的年利率也已调整至23.4%。这也意味着,捷信消金的产品利率已全面降至24%以下。

  由此可见,在监管约束、市场主体自律、消费者权益诉求等综合因素作用下,捷信消金在定价上紧随同业者做出了重要的改变,但无疑也将对其后续的盈利能力造成一定的影响。据黑猫平台信息显示,近30天,捷信金融投诉是896条。其累计投诉量近7万条。

  由于封锁、消费减少、更严格的承销标准和促进的战略的影响,以不变的货币计算,捷信集团在2020年的新增数量比2019年减少了49%。该集团的净息差从2019年的15.5%下降到2020年的13.9%。捷信集团当时解释称,因为它专注于向更好的借款人提供贷款。

  今年4月,业内曝出有关捷信消费金融正寻求股权出售及自营贷款产品“停摆”的消息。4月20日,捷信消费金融方面回应媒体时,否认了其自营贷款产品停摆的消息,并表示“捷信长期深耕中国市场,未来也不会改变”。

  不过,据金融虎了解,早在去年12月初,PPF首席财务官Katerina Jiraskova就曾表示,PPF正考虑可能出售或引入其捷信消费贷款业务在一些其认为潜力有限的国家的合作伙伴。她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PPF也可能在其他有前景的市场寻找融资伙伴,并在前景最好的市场继续独立运作。

  自冠状病毒大流行开始以来,捷信受到了打击。该公司在2021年上半年公布了1.78亿欧元(2.014亿美元)的亏损,原因是注销了旧的投资组合——其中很多在中国。

  此外,PPF已将其捷克和斯洛伐克捷信业务出售给MONETA Money Bank,作为一项拟议交易的一部分,该交易将于12月20日由MONETA股东投票表决。除了捷信俄罗斯之外,PPF还打算出售捷信在印度、越南、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的亚洲业务。有报道称,这些资产可能价值高达25亿美元。

  今年1月,外媒报道称,在中国,PPF正在减少其敞口,有传言称它正在寻找合作伙伴,原因是其获取本地资金的来源受限。据了解,22018和2019年,捷信消费金融都曾发布过金融债券进行融资,但此后即出现“停摆”。由于捷信的减值,PPF在2020年首次亏损2.91亿欧元。通过重新关注更发达的市场,PPF可以使其投资组合多样化,并稳定其回报。

  2022年5月4日,PPF集团将从6月15日起任命投资者Jiri Smejc为新任首席执行官,由这家捷克公司已故亿万富翁创始人的长期投资伙伴帮助带领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应对新挑战。PPF表示,根据他的任命条款,Smejc将获得PPF最多10%的股票期权,而且不会拿薪水。

  据称,Jiri Smejc在2005-2012年间持有PPF 5%的股份,一直是PPF旗下消费贷款公司捷信的关键人物,捷信在俄罗斯和中国的业务一直面临挑战。PPF拥有价值约400亿欧元(422亿美元)的资产,横跨各大洲,涉及电信、金融服务、媒体、房地产和生物技术等行业。该公司的创始人彼得·凯尔纳(Petr Kellner)在2021年3月前往阿拉斯加滑雪时死于直升机坠毁。56岁的他去世时是捷克最富有的商人。PPF目前由Petr Kellner的妻子控制。

  今年6月29日,捷克投资集团PPF执行长Jiri Smejc向媒体证实,该集团计划剥离其在中国一度是旗舰的消费贷款业务,并将收购重点放在欧洲。他表示,该公司还希望为其在东南亚的Home Credit消费贷款业务寻找合作伙伴,以获得廉价且稳定的融资。

  Smejc还表示:“我们正试图在中国找到一个战略合作伙伴,该合作伙伴将获得多数股权,随后将完全接管公司,因为我们相信,如果没有这个合作伙伴,就不可能在目前的条件下在中国运营。”。他当时曾说,将在未来6个月观察这方面的进展。

  Smejc当时还表示,PPF希望在印度、越南、印尼和菲律宾发展捷信,但需要有银行牌照的合作伙伴,以获得比市场更稳定的存款廉价融资。他说,该公司正在进行谈判,但没有透露谈判各方的名字。他还重申,该公司将完全退出俄罗斯。

  事实上,根据PPF集团5月31日的声明,PPF集团确认两周前出售了其在俄罗斯的银行资产100%,包括在Home Credit & Finance Bank (HCFB)及其子公司的所有持股。按照此类交易的惯例,交易的完成取决于所有所有权的逐步转让以及商定的购买价格的支付。HCFB 的大部分(50.5%)股份转让给其新所有者的结算预计将在 6 月底之前完成。预计整个交易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完成。有媒体报道称,买方是以Ivan Tyryshkin为首的一群个人投资者。

  据业内消息披露,捷信消金在中国的股权买家很有可能将是一家金融科技上市公司。

上一篇:最牛网友把网贷平台当做“提款机”!“敢来催收记得叫上救护车” 下一篇:什么情况下信用卡不能办理分期 和这几方面有关系